-费德勒大满贯夺冠对手「费德勒来也不一定拿冠军一球致胜携百万大奖出圈」

费德勒大满贯夺冠对手「费德勒来也不一定拿冠军一球致胜携百万大奖出圈」

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来自上海的49岁选手郭一民夺得了冠军。

一百万元人民币奖金,找到了他的主人。

11月22日,吸引国内网球圈众多目光的“2020一球致胜网球大奖赛——上海劳力士大师赛系列赛”落下了帷幕。

最终的冠军捧走了百万元大奖,但毫无疑问,这项赛事之所以得到众多业余爱好者的热捧并不只是因为钱。

赛事本身的高标准、紧张刺激的赛制所带来的独特体验、来自五湖四海的网球爱好者之间的交流和友谊……正如一位参赛者所说,“最主要的就是享受网球给自己和大家带来的快乐;第二个就是交友,这是比一百万元更重要的。”

郭一民赛后开怀大笑。

“就算费德勒来,也不一定能拿冠军”

由久事体育推出的本次“2020一球致胜网球大奖赛——上海劳力士大师赛系列赛”赛制特殊,512名选手按单场淘汰制进行比赛,先获得1分的选手即为赢得比赛晋级下一轮。只有最后的胜者能够独得百万大奖。

最终,来自上海的49岁选手郭一民夺得了冠军,来自河北的年轻选手沈祎智聪则是回球下网屈居亚军。

虽然颇为遗憾,但沈祎智聪赛后的发言仍然显得非常大度,“最后本来有机会但是自己打丢了,对手夺冠是实至名归,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冠军郭一民也说,一球决定胜负的比赛偶然性很大,“初衷是想来玩一玩,感觉赛制很新颖刺激想来感受一下,赛前也没想到拿冠军。毕竟‘一球致胜’偶然性很大,50%看运气,30%看心态,技术最多占20%。”

算下来,每轮比赛因为只有一球,所以比赛的时间基本都不会超过一分钟,一路夺冠全部9轮比赛下来,比赛时间总共也不到10分钟。

河北的年轻选手沈祎智聪(右)和百万奖金失之交臂。

而谈到准备怎么用这笔奖金,郭一民开玩笑道,“之前他们说要我(如果夺冠之后)请客,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对于来年的比赛,郭一民表示自己肯定还会参加,有30年球龄和不少业余赛事经验的他,对于今后的参赛者也提出了自己建议:

“先把100万奖金撇开,好好打每一个球,把自己平时水平打出来,享受比赛的过程,享受网球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不要想太多。”

“(独特赛制)就算费德勒来也不一定就能拿冠军。我自己也是好几个球都快打倒边线上了,偏一点点也就出界了。”

郭一民在比赛中。

以球会友才是网球真谛

一百万的奖金的确吸引了不少关注聚焦,但在参赛的业余选手们看来,只盯着最终的冠军奖金绝不是一个好心态。

以球会友,感受网球本身的快乐,才是参赛者们来到赛场最直接的目标,正如一位参赛者所说,“回望这段特殊时期,当我终于有机会拿起球拍走上世界顶级球员为之拼搏的大师赛中央场馆,比起紧张,我更享受整个比赛过程。奖金在如此难能可贵的机会面前,已经显得不再重要。”

遗憾未能进入四强的大学生选手李梓豪对澎湃新闻记者说,“500多位参赛者,大家水平其实旗鼓相当,这次来也认识了北京、江苏等地方的朋友,很多朋友能在这里打球,也是一个缘分。”

“参赛最看重的不是高奖金,最主要的就是享受网球给自己和大家带来的快乐,第二个就是交友,这是比一百万更重要的。大家也会相互去讨论很多网球技战术的东西,很快乐。”

正是有了这个舞台,天南地北的网球爱好者有了一个最好的交流机会。

参赛者中,就有58岁的甘肃老球迷,也有和朋友一起自驾700余公里来到上海参赛的山东球迷,同时也有不少仍在上学的学生球员。

夺得冠军的郭一民也表示,自己一路上也在不停地交到新球友,“至少对手的微信都加了。”

遗憾的亚军选手。

主裁判都执法过上海大师赛

不管是走到了最后的冠军还是在前期阶段遗憾出局,参赛者们一个共同的感受是:赛事的确做到了业余赛事中难以见到的高标准。

除了严谨的防疫措施外,赛事本身的各项条件也都是向着顶尖职业赛事看齐——流畅细致的组织、顶级的大师赛中央球场、现场的摄像回放、鹰眼挑战的机会……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

赛事裁判长、知名裁判陆英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由于是业余赛事,因此不少参赛者其实对于正式比赛的种种细节不甚了解,比如有人发球严重失误,有人不知道怎么挑边等。

但裁判组的工作依然严谨,“比赛执裁过程都是按照职业赛事进行。”

虽然只是业余赛事,但裁判规格也不低,“三位主裁判是上海大师赛决赛的司线裁判,司线中也有一半人参与上海大师赛工作。和久事公司一样,我们正是希望业余选手能体验到真正职业赛事的过程。”

“无论主裁司线,也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开会时也是特别强调了专注度和准确度等,大家都是认真对待。作为裁判长我也对结果很满意,体现了团队的执裁水平和职业性。”

正是赛事种种环节上的严谨和高标准,才最终打造了一场能够让业余爱好者全身心享受其中的赛事。

22日的比赛结束后,已经有网友开始为今后的赛事报名摩拳擦掌,“今年报名已经秒杀了,明年更要拼手速了。”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张亮亮

关于台球美女裁判诸瑛的介绍

  从一个台球爱好者到“国际金章”裁判,斯诺克裁判诸瑛如何实现她的华丽转身。下面我给大家介绍关于台球美女裁判诸瑛的相关资料,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台球美女裁判诸瑛的简介

  诸瑛(Ivy Zhu,1982年5月25日-),上海人,斯诺克裁判。曾执法多次斯诺克比赛,2008年,诸瑛拿到了象征台球裁判最高荣誉的“国际金章”,成了国内目前唯一顶级女裁判。执法2011年英锦赛首轮斯蒂文斯与坎贝尔的比赛,是诸瑛第一次执法三大赛,她也成为斯诺克历史上第一位执法三大赛正赛的中国裁判。

  台球美女裁判诸瑛的最高赛事

  07、08GUINNESS亚洲九球巡回赛;

  08合肥国际斯诺克挑战赛;

  2010年第二届BTV杯国际斯诺克北京挑战赛

  2011年12月斯诺克英国锦标赛正赛

  2012年3月斯诺克中国公开赛

  2012年4月世界斯诺克锦标赛(亲眼见证亨德利第11杆147)

  2013年2月17日,2013年斯诺克威尔士公开赛决赛上演,中国美女裁判诸瑛首次执裁重大排名赛决赛,成为亚洲第一人,创历史。

  台球美女裁判诸瑛的偶像

  “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台球运动员?”记者问,“约翰-希金斯,当然丁俊晖也不错,因为从我接触台球那刻开始,就一直认为台球是一项绅士运动,从一个球员在台球桌上的表现就可以看出他的为人,约翰-希金斯与丁俊晖在我看来就是标准的绅士,台风非常好。”诸瑛回答道,“象罗尼-奥沙利文那样的急性子,裁判球刚放好就白球就已经开出来了,我是不太喜欢这样类型的选手。”

  中国的台球裁判都属于业余性质,象诸瑛这样的都有一份另外的工作。“当裁判完全是个人的爱好,所得的收入也是很少,现在中国的台球氛围不错,尤其是丁俊晖出来以后更是带动了台球热,我们台球裁判当然也愿意奉献出一份力量,为中国台球的普及做一些事情。”诸瑛出道才两年,两年来执法的全国比赛仅有两三场,加上几场九球赛事,还没有超过两位数,她缺少的是经验,更希望小球中心对她这样的女裁判能够加强培养力度,多让她执法大型比赛,“我现在的目标是3月底的中国公开赛,希望到时候能够参加。”

  苏格兰著名的美女裁判麦克拉-塔布是台球界最著名的美女裁判,这位曾经是九球球员和裁判的女性在2001年开始执法斯诺克比赛,现在她已经成为巡回赛中经常亮相的裁判之一。麦克拉-塔布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在场上依然风采迷人,总是喜欢穿低胸的套装,并且不断地更换耳饰,是斯诺克比赛中一个亮点。诸瑛说自己的目标就是成为麦克拉-塔布这样的国际裁判,象她那样今后能够执法世界锦标赛以及大师赛。麦克拉-塔布已经39岁,诸瑛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完成自己的目标。

  台球美女裁判诸瑛的感叹

  世界9球中国公开赛的开幕标着着9月“魔鬼赛程”的开始,包括斯诺克上海大师赛、CBSA美式9球国际公开赛密云站以及APTC宜兴站在内的四项大赛将接踵而至。

  四项赛事中世界9球中国公开赛最先开始,随后斯诺克上海大师赛和CBSA美式9球中国公开赛同期展开,APTC宜兴站收尾。其中两项斯诺克赛事,两项9球赛事,如果说运动员尚有时间调整的话,那么四项赛事基本共用一套中国裁判队伍,对裁判员们的考虑不言而喻。

  世界9球中国公开赛赛事总监、国际金章裁判吕康明简单介绍了9月份中国裁判员团队的工作安排,“世界9球中国公开赛,以华东和上海地区的裁判为主,比赛结束后,诸瑛、郑伟利等七名裁判会留在上海负责上海大师赛,自己将和部分裁判一起和北京地区的裁判回合,负责CBSA美式9球国际公开赛的裁判工作。两项比赛结束后,裁判员们会在宜兴回合,继续执裁APTC宜兴站。”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四项大赛接踵而至,对裁判员体力和精力的考验不言而喻,但是吕康明还是展现了乐观的态度,“现在中国的赛事越来越多,级别越来越高,有更多的平台可以为中国裁判提供锻炼的机会,对于中国裁判的快速成长,会有很大的帮助。”

  美女裁判诸瑛会参与三项赛事,其中世界9球中国公开赛和APTC宜兴站诸瑛将担任副裁判长,斯诺克上海大师赛诸瑛将亲自上场执裁。诸瑛坦言自己此前还没有经历过如此密集的赛程,面对这么多赛事感觉“心力交瘁”,“斯诺克上海大师赛每天要执裁一场比赛,比较消耗体力。但相比之下,担任副裁判长的亮相比赛会更累,只要和比赛有关的东西,事无巨细都要想到,考验精力。”

  无锡精英赛期间,诸瑛曾因身体不适,在比赛中途被换下,面对高强大的工作,让人不禁担心能否撑下,对于诸瑛乐观的表示,“奥运会期间一直在休息,就是为了9月份好好工作,所以,让比赛快点来吧。”

诸瑛的人物轶事

诸瑛说起话来语速很快,这有点像她在球场上执法的风格。诸瑛告诉记者,裁判讲究的是公平公正,但因为同时需要和球员互动,动作也必须干净利落,而且斯诺克裁判在场上的走动非常讲究走位,而不是想象中的随便绕场走一圈,“要让观众和球员忽视你的存在。”
同为涉足男子运动领域的女裁判,诸瑛常常会被人拿来与塔布相比较,“我的经验肯定没有她丰富。”诸瑛说。除此之外,两人的着装也有很大不同。“塔布经常穿着衬衫和西装外套出席裁判会议,但是到了场上裁球时,衬衫就变成了低胸的内衣。可能是中西方的观念不一样,我绝对不会像她那样穿。”诸瑛的装扮是黑色西装、黑色西裤,而且还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我认为应该让球迷关注球赛而不是裁判,黑色不仅是公正和权威象征,同时容易让观众忽略自己,而不是穿得花里花哨在场上晃。”
黑色也让她潜意识觉得自己能压得住场。毕竟在以男性为主的斯诺克圈里,女性裁判并不意味着会受到照顾,相反,她们的权威会经常受到挑战。“我有一次裁亨德利的比赛,到休息间提醒球员上场,当时亨德利正在吃香蕉,我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出去了’,结果亨德利很严肃地说;不。我被吓到了。”诸瑛回忆说,“过了几秒,亨德利看到我无措的表情自己笑了起来,他安慰我说是跟我开玩笑的。尽管是一个玩笑,但我还是觉得,想要做一名女裁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根据世界斯诺克协会的规定,2010年上海大师赛从半决赛开始均由英国裁判执法,诸瑛的裁判之旅也画上了句号。但在2010年底举行的广州亚运会中,诸瑛很可能再次出现在球迷的视线中。“现在外界对女裁判关注越来越多,让我们吸引了更多的目光,也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诸瑛在展望未来时说。
近日,在广州亚运的台球项目赛场上,9球美女们群芳斗艳吸引眼球,而在她们之外,一位冷艳的气质美女裁判亦成为赛场上的一道靓丽风景她是来自上海的80后姑娘诸瑛,中国唯一拥有象征台球裁判最高荣誉的“国际金章”的女裁判。
尽管在赛场上,诸瑛总是一副冷酷的模样,但在赛场外的她却是一名非常活泼的女孩子。双子座的诸瑛性格多面,或静若处子,或动如脱兔,热爱生活,敢于挑战,愿意尝试不同的人生。诸瑛说,之所以能走到裁判的最高境界,这源于她对台球的热爱,但裁判只是她的生活中的一部分,事实上,在台球之外,她在一家护肤品代理公司当白领。她是如何调整自己的多面生活?面对记者的专访,诸瑛将自己与台球之间的渊源娓娓道来。幻想
童年时恋上台球 希金斯是最美的回忆
从热爱台球到当上台球裁判,诸瑛说,自己从小便在健康的台球氛围中成长,因此很自然地走到了裁判的位置。“很小的时候,最初是自己的两个表弟一起去台球房玩,那时只是看他们玩,觉得台球桌很漂亮,桌上的球五颜六色很绚丽,那时就觉得台球很好玩。”诸瑛说,当时很多人会认为台球只是街边小混混玩耍的游戏,但“我觉得我所处在的台球环境都是很健康的,没有不良的因素。”在表弟们的影响下,诸瑛也慢慢开始打台球,这项绅士运动一度成为她读书时减压的方式,“高三时,每天读书压力很大,学校旁边有个小球馆,中午会去打半小时放松一下心情。”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认可她的想法,“我有一个特别好的好朋友,她虽然知道我喜欢打台球,但她对这项运动有偏见,高中时我让她和我一起打,她答应高考后陪我打,但直到现在,她都没兑现承诺,所以我能理解有些人的偏见。”诸瑛笑言,尽管至今未与这位好友打过球,“庆幸的是,现在只要有我执法的比赛,她都会收看,默默支持我”。
在诸瑛的台球生活历程中,对台球有段不可磨灭的美好记忆,犹如邻家妹妹时对青年偶像的朦胧幻想,那是她第一次与台坛巨星希金斯的“邂逅”,“那次在电视上看到他只是机缘巧合,我第一次安静坐在电视前面,绿色的球台很平整,灯光打在上面如此绚丽,那次比赛中他拿到冠军,举手投足都很可爱,那是一个美妙的画面,而希金斯是当中的一部分,那是很好的回忆,就像初中的校园那么阳光……”
时过多年,尽管如今诸瑛不会再像年少时那么迷恋,但至今希金斯仍是她十分欣赏的一名球手。
理性
六年体验三份工作 追逐裁判最高荣誉
与诸瑛交谈,不难发现,她的思维非常活跃而具逻辑性。这位2004年毕业于上海理工大学热能与动力工程专业的大学生,毕业后六年间从事了三份工作,同时凭着对台球不离不弃,亦收获了裁判界象征最高荣誉的“国际金章”。
拥有1米76的魔鬼身材,加上颇具气质的芳容,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样的条件最适合当模特不过了,然而这却是诸瑛从未想过的,“小时候我很男孩子性格,对女性美的内容根本没概念,不喜欢穿高跟鞋”,被问到小时候的理想时,她笑言,“小时候老师问过,我当时回答说想尝试不同的工作,因为我觉得我对那些职业都不理解,我怎么可以随便说想做什么呢?”诸瑛的性格自小显现。但她后来补充说,自己想过开幼儿园、开养老院、做劳模,“我还是蛮想做一个有身份的职业,比如律师医生,现在想想,裁判也是一个有身份的职业吧。”
毕业后,诸瑛的第一份工作是做展览行业,“最初是受媒体影响,当时媒体都在宣传,2010年上海办世博会需要多少展览人材,当时我觉得这个行业也可以接触到更大的社会面,挺好的”。但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展览行业并不如她所想,她认为如今网络发达,产品的交易在互联网上便可以完成,“就像现在的世博会的性质也改变了,以前世博主要内容是把最新的科技进行展示,现在更多的是国家的城市展示。”
不久后,诸瑛便离开了展览公司,进入了现在的护肤品代理公司。虽然工作变了,但诸瑛一直未放弃台球,从2004年刚考到上海市台球协会的资质证明后,她便开始了执法生涯,随着执法经历的不断提升,她于2008年拿到了国际金章。
火辣
曾大骂违纪观众 如今已变得更稳重
作为国际上最年轻的金章级裁判,诸瑛在讲述两年前那次奥地利的执法考核时,依然显得心有余悸。“那次是奥地利世界业余斯诺克锦标赛,前三天都会有考官到场给我打分,此后的几天里,考官就会暗访式考核,你不会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出现,在那一个多星期中,我在赛场上的每一天都想把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每天都很紧崩。”诸瑛说,在那样的情况下,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会犯错,例如裁判是否检查架杆,握手的时候有没有把手套摘掉,如今想起那个过程,诸瑛说,那是煎熬,也是人生的一次宝贵锻炼机会。
担任裁判的工作并非易事,尤其对于诸瑛这种原本就是急性子的女孩,“刚开始的时候,我丝毫不能忍受观众对比赛的影响。曾经有人问我,闪光灯对比赛真的有那么大影响吗,其实不但对选手,对裁判都会有影响,就像当你很专注地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突然有点声音,你会不会有受惊的感觉?从中医角度来讲,在那种情况下,人受到的损伤是很严重的。”因此,最初开始执法的时候,诸瑛没少对观众大发脾气,据说,有次在宜兴的一次职业斯诺克比赛中,有观众在比赛中离席,椅子发出巨响,诸瑛立即对看台大喊:“你给我原地坐下,如果你要看比赛就好好地看,不要影响别人和选手,如果不要看你给我出去再也不要进来。”这一幕甚至使当时的参赛选手都看傻眼。然而,在执法了多年后,诸瑛也渐渐变得更成熟,“现在我会注意自己处事方式,这几年,我觉得自己变得更稳重了些。”
拿到国际金章后,诸瑛已经执法了许多巨星的比赛,但她至今未曾执法过儿时偶像希金斯的比赛,“他马上回来了,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机会裁他的比赛”。届时会否过于激动?“在当裁判之后,没少跟他见面,其实现在已经很平静了,我相信自己的职业操守,我一定会公平对待任何赛事。”
链接
诸瑛眼中的广州:喜欢珠江榕树最馋名店夜宵
本次由于执法亚运会台球比赛,诸瑛来到了广州,参加了亚运会开幕式,也游览了珠江,还尝遍了广州美食,“我很多年前来广州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珠江边的大榕树,我觉得那很有气势,很威武,珠江也很美,跟黄浦江很像,我总觉得有水的地方都有灵气,我觉得广州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
而谈到美食,诸瑛立即变成了“馋猫”,“亚运城很远,这几天偶尔和朋友出去吃夜宵,广州的美食好吃极了,我真不能理解的是,一般有名的饭馆会有一两道特别好吃的菜,但我觉得我去的名饭馆,每一道菜都特别好吃,简直太棒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