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33年一家三口终于团聚「32年33年42年63年这些被拐家庭终于团圆」

被拐33年一家三口终于团聚「32年33年42年63年这些被拐家庭终于团圆」

又是一年中秋,团圆,是这个节日最大的主题。

2021年公安部部署开展“团圆行动”后,辽宁公安民警锲而不舍、苦苦追寻,留下了执着的脚印,许多离散多年的家庭实现了团圆梦。

不抱希望说身世

刑警真帮找到妈

团圆档案:刘先生,5岁时被拐。一年前,在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警方的帮助下与生母团聚。今年,身处两地的刘先生与母亲不能相聚中秋,但母子俩依然觉得很幸福。

圆梦助手:宽甸满族自治县公安局

9月初,离传统节日中秋节不到一周时间了,身在河南郑州的刘先生与在贵州的母亲通了一个电话。刘先生在5岁时被人贩子拐走,直到一年前,宽甸满族自治县警方在“团圆行动”中帮助刘先生与生母团聚。

一年前,刘先生到宽甸县出差,正赶上宽甸县公安局大力宣传“团圆行动”,他知道自己是从小被人拐到养父母家的,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进了宽甸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询问是否能帮助他找到亲人。

接待他的是刑侦大队大队长李文平。他为刘先生采集了血样,并第一时间送往丹东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进行检验。经比对,发现刘先生与打拐库中吕姓夫妇DNA一致,宽甸警方经进一步工作,证实了刘先生便是1990年在贵州省某市一个菜市场被拐的吕某。

宽甸县公安局立即与贵州当地公安机关取得联系,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吕某的母亲,并在征求双方同意后,安排了双方团聚。随后,宽甸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带领刘先生赶赴贵州与其家人相认。

“我的儿,你可知道我找你有多苦吗!”在现场,吕某母亲的眼泪止也止不住……

今年,刘先生无法回贵州与母亲过节,他给母亲寄了钱和礼品,他依然感到非常幸福:“这多亏了宽甸警方的民警们,使我和母亲重逢。”

团聚后首个中秋节

父子俩用心忙碌着

团圆档案:周某秧,33年前走失。去年,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接待了与周某秧生活多年的捡拾人张某。民警大量工作后,助力父子相认。去年12月14日,认亲仪式举行,周某秧与父亲相拥而泣。

圆梦助手: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

眼看离中秋节越来越近了,湖南省邵阳市新邵县陈家坊镇司门村的周老汉一家都在为即将到来的节日忙碌着,这是33年来,一家人团聚后首次过中秋节。

时间追溯至33年前的一天,周老汉一家遭遇晴天霹雳,他的儿子周某秧走失。

直到2021年7月初,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接到线索,张某称自己于30多年前在沈阳市和平区捡到一名有语言障碍的走失儿童,多年来一直与其在沈生活,并为孩子取名“阿哑”。如今,他想为“阿哑”找到亲生父母。

调查中,民警发现“阿哑”不仅语言存在障碍,对自己的身世也没有任何记忆。民警通过采集“阿哑”的生物信息进行分析,经大量工作,认定“阿哑”为周老汉30多年前走失的儿子周某秧。

去年12月14日10时,一场认亲仪式在和平公安分局举行,周老汉与儿子相拥而泣,终于迎来了这迟到了多年的重逢。周某秧也决定随亲生父亲回到湖南老家生活。

一家人重逢已经快10个月了。“阿哑”如今过得怎么样?记者电话联络上了周老汉。周老汉告诉记者,“阿哑”在老家已经娶了媳妇,为了这个中秋节,他还准备了一块写着“阖家团圆”的大月饼……

已经退休的他

想亲眼看看妈

团圆档案:张某,几个月大时被母亲放在上海一户人家门口,后辗转来到了抚顺市生活。已经退休的他想找到母亲,在抚顺警方的帮助下,终于与母亲团聚。

圆梦助手:抚顺市公安局

“今年的中秋节我不能在母亲身边团聚了,但母亲在,不能相聚的中秋节也是幸福的。”说这句话时,张某一直在笑。

1959年,刚刚几个月大的张某被生活所迫的母亲放在上海一户无儿无女的人家门口。可是那户人家并未收养张某,而是将他送进了上海市儿童福利院。

一次偶然的机会,长大后的张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便萌生了寻找生母的念头。

全国公安机关开展“团圆行动”以来,抚顺市公安局设立了8个免费采血点进行免费采血信息比对工作。当时已经退休的张某也来到了抚顺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希望警方能够帮助其找到失散60多年的亲人。

抚顺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通过网络媒体平台及户籍民警社区走访,在抚顺市范围内广泛搜集信息,并通过公安部的平台进行样本比对。同年10月23日,一个比对结果令侦查员们兴奋不已,经过24小时不间断的工作,最终确认,秦大娘是张某的生母。随后,在侦查员任梓明和曹欣的陪同下,张某夫妻踏上了南下寻亲的团聚之路。

如今的张某依然生活在抚顺,面对记者时,他对抚顺公安的感激之情依然说不尽道不完。

刑侦人锲而不舍

圆了母亲寻儿梦

团圆档案:李某母亲一次对陌生人的相托,让这对母子错过了40多年。在铁岭警方的不懈努力下,骨肉相隔的痛终于止住了。

圆梦助手:铁岭市公安局、开原市公安局

“今年春节,我们一家人是在开原市我母亲家里过的。”9月5日,家住齐齐哈尔的李某在与记者连线时难掩内心喜悦。

李某告诉记者,如今一家人能够其乐融融,多亏了铁岭市公安局和开原市公安局的刑警们。去年的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2021年4月8日,在开原市中固镇,72岁的冯某来到开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与儿子李某相认。

1980年8月1日,时年32岁的冯某带着年仅1岁的儿子李某到北京办事,因临时有事求助于一位中年妇女帮忙看管,但当她再出来时,孩子和中年妇女一同消失了。虽然报了警,但由于当时侦查手段有限,技术不成熟,案件侦破工作止步不前。多年来,开原市公安局从接手此案的第一代刑侦人到现在已经传到第八代了。

2021年1月起,按照公安部“团圆行动”部署要求,开原警方注重市、县两级共同推进,全面开展各项工作。

3月31日,铁岭市公安局通过血样Y库对比发现,内蒙古自治区一名男子高某与家住开原市中固镇居民李某血样比中32个点位高度一致。

铁岭市公安局刑侦局、开原市公安局相关部门进一步侦查发现,高某与其已去世的“母亲”相差50岁,不符合正常母子关系,且高某的籍贯显示为北京,与李某情况基本吻合。

为查明情况,铁岭市、县两级公安机关组成调查组,奔赴高某户籍地进行实地核查,高某告诉调查组,他在其母亲生病住院时,就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了。调查组带着高某赶回铁岭市公安局进行DNA比对,终于证实:高某就是李某!

“是民警为我圆了寻儿梦……”说话时,冯某眼里满含泪水。

当年被拐儿童

都已找到至亲

团圆档案:1993年至1994年,4名儿童相继失踪,警方调查后,将嫌疑人指向了同一个人。最终,将逃犯惠某抓获。

圆梦助手:朝阳市公安局、北票市公安局

1994年9月19日,北票市居民张玉民(化名)匆忙跑进北票市公安局冠山派出所,称孩子失踪了。听到这,派出所户籍民警付大合心头一震。近一年来,北票市境内已经连发3起儿童丢失案件,1993年3月,4岁男童孙某在自家门前玩耍时丢失;1993年10月,6岁男童冯某外出玩耍再没回家;随后,5岁男童周某在家附近玩耍时不见。

“我前妻有个朋友叫惠某,对我儿子上学的路线、时间非常了解,现在和我儿子一同不见了。”张玉民说。警方通过梳理被拐儿童父母的社会关系网发现,4名被拐儿童的父母竟都与惠某关系不错。随着警方的深入调查,惠某成为了重要嫌疑人。

“那个年代,能获得的线索非常有限。”付大合说,之后的多年间,抓获惠某、寻回被拐儿童已然成了几代公安人的夙愿。

去年,随着“团圆行动”的开展,惠某作为全省唯一一个涉嫌拐卖儿童逃犯,成为朝阳警方攻坚的重点。

去年1月27日,朝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利用高科技手段成功锁定四川籍男子“罗恒”与惠某十分相似,很可能是同一人。去年2月,朝阳警方在天津将惠某抓获。2月7日,惠某的下线庞某、庞某某被警方抓获。随着对3人审讯工作的有力开展,被拐儿童从北票市的4名儿童,逐渐扩大到来自全国多地的9名儿童。警方成功排查出8名被拐儿童,北票市此前丢失的4名儿童全在其中。很快,8人全部与自己的亲生父母确定了亲缘关系,回到了家人的怀抱。

来源: 辽宁长安网

团圆(绘本)的内容简介50字

《团圆》讲的是过年的故事,年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是一个团圆的日子,要过年了,爸爸回家了,他为家人带来了快乐和温暖。故事中的“我”享受着爸爸特有的关爱,去高高的屋顶看龙灯,在汤圆里包入一枚好运硬币。

我远远地看着他,不肯走近。爸爸走过来,一把抱起我,用胡子扎我的脸。“妈妈……”我吓得大哭起来。“看我给你买了什么!”爸爸赶紧匀掏他的大箱子——哦,好漂亮的帽子!妈妈也换上了爸爸买的新棉袄。

扩展资料:

精彩内容

大年初二,天阴沉沉的,要下雪了。一大早,爸爸就忙了起来,补窗户缝、刷新门漆、换新灯泡……呀,家里一下子变得亮堂了。“走,补屋顶去喽!”爸爸冲我努了努嘴。太好了,那儿是妈妈从来不准我一个人上去的地方呢。

哈,我看见了大春家的屋顶。“咦,那边是什么声音啊?”“噢,大街上在舞龙灯呢!”爸爸直起身子,看了看远处。“在哪儿在哪儿?”我使劲儿踮起脚尖。爸爸让我骑到了他的肩膀上:“这回看到了吧?”“看到了看到了,他们过来啦!”

大年初三,下雪了,下得好大好大!下午,雪终于停了,大春他们来找我玩。我们在院子里堆了一个大雪人,然后开始打雪仗。

团圆一书的作者是谁

《团圆》是由余丽琼、朱成梁共同完成的图书作品
余丽琼,1980年出生在安徽安庆。南京大学文学学士、戏剧艺术在读硕士,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现为《东方娃娃》编辑。1996年至今已发表散文、小说十余万字。
内容简介
图书封面为离家很远的缘故,已经习惯了对家乡和父母的遥望,这些遥望常常是伴随着童年的回忆一下子涌到我面前的,这一涌就总是湿了视线。每到回忆的深处,我都恍惚觉得那些时光的温暖并没有走远。我看到了父母??他们年轻时的形象就那样充满生机地站在眼前,连同那些再熟悉不过的言语和喜怒。有些事情虽已陈年,但对我来说,它们永远是特别的。在这个平凡的世界上,它们让我因为父母和他们给予我的这份独特的财富,而安分快乐地做一个平凡的女儿。
印象中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因为盖房子的原因经常出差。如同当年的父亲一样,故事中赶回家团圆的"爸爸"在用心一点点建立家园的完满,建立起女儿对他的重温和信赖。其实,他给孩子带来的何止是家的感觉和爱的抚慰,带来的还有孩子投入的依恋,和"爸爸"离去后再次的守望。
故事里的"我"有了一枚硬币,那硬币里更多的是我的遥想、感激和眷恋,它已存在我心里多年了,只是今天我才通过这个故事交给父亲。
完稿时又是一个严冬。天气很冷,大家又在谈论过年的事情了。这一谈,好想家啊。没想到很多年后,我和父亲换了位置??那个在家守望的人是他,而那个一心想要赶回家过年的人是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