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千条红军标语故事见证中国共产党最早提出全民族抗战主张

永安千条红军标语故事见证中国共产党最早提出全民族抗战主张

永安千条红军标语故事:见证中国共产党最早提出全民族抗战主张

□管其乾/文 廖延斌等/摄影

《图说长征序曲》介绍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搜索“图说长征序曲卷报道石峰村”,有详情(管其乾 摄影)

2、《图说长征序曲卷》封面及封底,搜索“图说长征序曲卷介绍石峰村”,有详情(管其乾 摄影)

3、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正门,搜索牌匾内容有详情(管其乾 摄影)

著名党史专家石仲泉(左)通过石峰村籍记者管其乾将他为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村题字转交石峰村两委

5、永安小陶镇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公园主题墙(管其乾 摄影)

中国中共党史研究会副会长、 唐双宁先生说“北上抗日先遣队,从更广义上讲,是长征的一部分” (视频截图)

2021年春节期间,在小陶镇高速公路出口,我们看到了这块公益宣传牌(管其乾 摄影)

【按:永安是福建省37个中央苏区县之一。土地革命时期,永安是原中央苏区的东线门户和战略要地,中国工农红军在这里浴血奋战,留下了大量的红军标语,主要分别在小陶、洪田、青水、西洋、贡川、大湖、罗坊、安砂等10个乡镇20多个村,总数达一千多条、永安红军标语分布广、跨度长、内容多、数量大、密度高、番号众,堪称是现存的红军标语博物馆。为此,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辑出版了《红色印迹——永安红军标语集锦》,围绕着永安市的红军标语研究,2016年10月22日和23日,中央电视台先后播出了《布告里的长征:北上抗日鼓舞民心》、《永远的长征·坚忍不拔》等实地采访节目(搜索节目标题可找到);2019年4月,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了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曲青山任主编的《图说长征序(序曲卷),书中42页写道:“1934年7月15日,北上抗日先遣队在永安石峰村一带与红九军团集结并以沿途散发传单的形式发布《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石峰村因此成为“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至今在石峰村依然保存有红军原创标语80条并一幅红军抗日漫画,其中60%以上涉及北上抗日。据考证,当地遗留的这幅红军抗日漫画来源于《红星画报》”。发现红军标语后,石峰村建成了北上抗日宣言石峰纪念馆,小陶镇建成了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公园(搜索央视节目标题或“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有更多精彩),石峰村的红军标语仅仅是永安千条红军标语中的一部分,如何更好地理解永安千条红军标语?做为地方媒体记者,笔者从2006年石峰村发现红军标语80条开始,就一直在宣传永安的红军标语和红色故事,2011年受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邀请全程参与了永安市申报原中央苏区范围的每一个红色遗址现场采访活动,对永安市内的红军遗址和红军标语十分了解;2020年夏,我受永安市文化体育旅游出版局的委托,撰写了《永安千条红军标语背后的故事(系列)》20篇,2022年7月,我将退休,现将《永安千条红军标语背后的故事(系列)》逐一连载发布,以飨读者。 搜索“永安千条红军标语背后的故事”可找到系列连载。】

如今的永安市区(林洪通 提供)

红军标语见证中国共产党最早提出全民族抗战主张

——永安抗日红军标语及其背后的故事

□管其乾/文 廖延斌等/摄影

周恩来侄女周秉宜(左一 在石峰村瓦窑头厝辨认与《北上抗日宣言》内容一致的红军抗日标语(黄光棉 摄影)

图为周恩来侄女周秉宜(左一)与亲戚万曲(右前一)等在石峰村瓦窑头厝辨认与《北上抗日宣言》内容一致的红军抗日标语(黄光棉 摄影)

2、保存在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村的红军抗日标 (管其乾 摄影)

图2、保存在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村的红军抗日标语“全中国抗日的工人农民兵士团结起来,实行对日作战”(管其乾 摄影)

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石峰、牛益、垇头、小陶、大陶口、团结和洪田镇水东、水西、马洪等村,以及青水畲族乡沧海、青水村等村的红军标语中,有不少是涉及抗日宣传的标语。其中有的仅提到“抗日”,有的提出“北上抗日”,有号召“拥护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北上抗日”,这些抗日口号,分别产生于什么年代?有何区别?

1931年9·18事变,张学良奉行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未放一枪一炮进行抵抗,数日之内,东北沦陷。9·18事变后,中共中央以中华民族利益为根本利益,立即作出《关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满洲事变的决议》,随后又连续多次发表宣言,声讨日本法西斯的侵略罪行,号召全国人民以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侵略者出中国,以求中华民族的彻底解放和独立。中共中央还派出了共产党员杨靖宇、赵一曼、赵尚志等到东北领导东北抗日联军。

2010年冬前保留在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石丰村(原名石坊或石峰)管占炳老厝的红军标语

1、2010年冬前保留在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石丰村(原名石坊或石峰)管占炳老厝的红军标语“拥护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北上抗日”等(赖晓斌 摄影)

保存在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瓦窑头厝的红军标语 (管其乾摄影)

图3、保存在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瓦窑头厝的红军标语“国民党说抗日,为什么把东三省让给日本帝国主义”及“拥护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等(管其乾摄影)

1932年4月15日,刚刚成立数月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发表《对日战争宣言》,并将其刊登在《红色中华》报上。

1933年1月17日,时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毛泽东和副主席项英、张国焘,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朱德一起联名发表宣言,宣布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入侵华北,愿在“立即停止进攻苏维埃区域”、“立即保证民众的民主权利(集会、结社、言论、罢工、出版之自由等)”、“立即武装民众,创立武装的义勇军,以保卫中国及争取中国的独立统一与领土的完整”等3个条件下与全国任何武装部队订立停战协定,共同抗日。4月15日,毛泽东再次和项英、张国焘、朱德联名发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与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宣言》,宣言再次重申前述 “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

1933年5月28日,毛泽东和朱德联名发表《告闽粤白军士兵书》,首次提出了“红军北上抗日”的口号。

1934年7月6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派出成建制的抗日武装红七军团从瑞金宿营地出发,7月15日到达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及洪砂一线,根据《中革军委会关于派七军团以抗日先遣队名义向闽浙挺进的作战训令》和《中共中央书记处关于开辟浙皖闽赣边新苏区给七军团的政治训令》的授权,北上抗日先遣队及护送其北上抗日的红九军团在石峰村及洪砂一线发布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等3部宣言书。在两个《训令》中授权随军携带并沿途使用的《拥护北上抗日先遣队运动口号》中就有“拥护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北上抗日”和“要求宣布一切对日协定(塘沽、淞沪、大连协定等),反对日本的一切要求,自动取消国民党和日本签订的一切条约”等。因此,才有了1934年7月15日《北上抗日宣言》发布日或在其21天后的小陶战斗期间等时间段内在不同村庄书写的北上抗日先遣队时期的红军抗日标语。

 据瑞金市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曹春荣先生发表在《世纪采风》的论文《赤色中华的抗日救亡运动》介绍,1931年11月7日在瑞金成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建并执政的工农民主专政的国家,史称赤色中华。从此直至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共得以国家名义对日本宣战,向全中国民众发表抗日宣言、通电、告民众书,动员、组织、指导群众性的反日行动。中共中央(中共临时中央于1933年1月从上海迁入瑞金)及其派出机关(中共苏区中央局于1931年9月进驻瑞金),也得以这片国土为基地,公开地、系统地、全面地领导苏区和白区的反日反帝运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其时赤色中华虽然远离抗日前线,未能直接对日作战,但它进行的各种抗日活动,仍然在思想上、政治上、文化上、社会上、以至军事上,对局部抗战及以后的全民族抗战产生了积极作用与深远影响”。

 在永安苏区小陶等各乡镇农村,至今还保留着上千条红军标语,其中有东方军入闽作战时期留下的红军抗日标语,也有北上抗日先遣队时期的红军抗日标语。这些标语见证了中国共产党最早提出全民族抗战的历史事实,可谓一座跨越多个乡镇的实体性赤色中华抗日救亡红军标语博物馆。(管其乾/文 廖延斌等/图)

4、保存在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的红军抗日标语 ” (管其乾摄影)

4、保存在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的红军抗日标语“全国海陆空动员对日作战”、“实行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管其乾摄影)

保存在福建省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的红军抗日标语“白军兄弟日本又从东三省杀到北方来了,立刻北上抗日”

5、保存在福建省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的红军抗日标语“白军兄弟日本又从东三省杀到北方来了,立刻北上抗日” (管其乾摄影)

保存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内大门边的红军抗日标语“把日本帝国主义滚出中国去”(管其乾 摄影)

6、保存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内大门边的红军抗日标语“把日本帝国主义滚出中国去”(管其乾 摄影)

保存在福建省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管培德老厝的红军标语“拥护红军北上抗日去(红共宣)”等(管其乾 摄影)

7、保存在福建省永安市小陶镇石峰村管培德老厝的红军标语“拥护红军北上抗日去(红共宣)”等(管其乾 摄影)

8、保存于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牛益村的红军标语“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占福建”等(管梓任 等摄影)

保存于福建永安市小陶镇垇头村垇头自然村管本杨老厝的红军抗日标语“红军是抗日反帝的军队(红军国宣)”

9、保存于福建永安市小陶镇垇头村垇头自然村管本杨老厝的红军抗日标语“红军是抗日反帝的军队(红军国宣)”(管其乾 摄影)

9、保存于福建永安市小陶镇牛益村的红军标语“白军士兵死你们反革命的长官,同红军联合起来,打日本帝国主义去(红军推宣)”等(管梓任 等摄影)

10、保存在永安市垇头村长美自然村的红军标语 (管其乾 摄影)

10、保存在永安市垇头村长美自然村的红军标语“北方的白军兄弟,日本的飞机在你们的家乡,轰你们的村庄田地房屋,马上开回北方打日本(红军产Ⅲ)”等(管其乾 摄影)

在永安垇头长美自然村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点暨红一军团垇头战区指挥部仁和堂发现的红军抗日标语

11、永安工人集报家张伊岩在永安垇头长美自然村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点暨红一军团垇头战区指挥部仁和堂发现的红军抗日标语“拥护红军北上抗日”(管其乾 摄)

12、保存在永安市小陶镇小陶村树荆堂的红军抗日标语 (管其乾 摄)

12、保存在永安市小陶镇小陶村树荆堂的红军抗日标语“中国必须立刻完全对日绝交,动员整个海陆空对日作战,立即停止进攻苏联”等(管其乾 摄)

保存在永安市小陶镇小陶村树荆堂的红军抗日标语“共产党苏维埃是抗日反帝的领导者(红军色政宣)”

13、保存在永安市小陶镇小陶村树荆堂的红军抗日标语“共产党苏维埃是抗日反帝的领导者(红军色政宣)”(管其乾 摄)

保存在永安市小陶镇小陶村树荆堂的红军抗日标语 (管其乾 摄)

14、保存在永安市小陶镇小陶村树荆堂的红军抗日标语“欢迎十九路军抗日士兵与工农红军联合起来成立抗日会”(管其乾 摄)

15、保存在永安市小陶镇大陶口村慎思堂留下的红军标语(管其乾 摄影)

16、保存在福建永安市小陶镇团结村的红军抗日标语“红军是抗日反帝的武装力量”(刘昌添 摄影)

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水东村裕隆堂军官住处的红军标语“抗日必胜”、“孝仁义信□和平不忘国耻“等

18、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水东村裕隆堂军官住处的红军标语“抗日必胜”、“孝仁义信□和平不忘国耻“等,2019年5月17日该出地表还挖出一大刀(廖延斌 摄影)

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水东村慎德堂的红军抗日标语“ (红产反帝拥苏宣)”等(廖延斌 摄影)

19、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水东村慎德堂的红军抗日标语“反对国民党出卖中国的塘沽协定既一切密约(红产反帝拥苏宣)”等(廖延斌 摄影)

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水东村慎德堂的红军抗日标语 (中国工农红军产反帝拥苏宣)”等(廖延斌 摄影)

20、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水东村慎德堂的红军抗日标语“拥护真正实行对日作战的苏维埃红军(中国工农红军产反帝拥苏宣)”等(廖延斌 摄影)

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水东村慎德堂的红军抗日标语“没收日本帝国主义的工厂银行作对日作战的经费”等

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马洪村的红军抗日标语“北方的日本弟兄,日本兵正在奸淫你们的老婆妈妈姊妹们,

23、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马洪村的红军抗日标语“北方的日本弟兄,日本兵正在奸淫你们的老婆妈妈姊妹们,马上开回北方打日本”等(管其乾 摄影)

24、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马洪村的红军抗日标语“白军兄弟,蒋介石把北方卖给日本了 (管其乾 摄影)

24、保存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马洪村的红军抗日标语“白军兄弟,蒋介石把北方卖给日本了,宣统皇帝快要进关了,中国军队已经撤回,中国要亡国了,马上开回北方打日本”等(管其乾 摄影)

保留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马洪村上坪自然村的红军抗日标语“打倒阻碍红军与帝国主义直接作战的军阀”等

25、保留在福建永安市洪田镇马洪村上坪自然村的红军抗日标语“打倒阻碍红军与帝国主义直接作战的军阀”等(管其乾 摄影)

51、福州机务段永安整备车间党总支的党员在北上抗日先遣队石丰村驻扎点瓦窑头厝浏览 红军标语 (吴智祥 摄影)

51、福州机务段永安整备车间党总支的党员在北上抗日先遣队石丰村驻扎点瓦窑头厝浏览与北上抗日宣言口号一致的红军标语 (吴智祥 摄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